您好,欢迎来到明法法务网站!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明法案例

吴伟雄、颜杰宁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时间:2019-01-23     浏览次数:238次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最高法民申290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吴伟雄,男,1956年10月2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进亮,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媛媛,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颜杰宁,男,1986年6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陈振林,男,1953年5月3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


一审被告:苏志康,男,1963年3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


一审被告:广州市金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文德路67号。


法定代表人:陈振波。


再审申请人吴伟雄因与被申请人颜杰宁、一审被告陈振林、苏志康、广州市金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盛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2016)粤民终6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查了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吴伟雄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存在瑕疵,认定事实不清。《贷款借据》签订的时间是2014年1月17日,但颜杰宁提供的《银行转账凭证》显示,颜杰宁将借款转账给陈振林却是在2014年1月17日和2014年1月20日。这说明《贷款借据》是在收到借款之前就已签订并交付给颜杰宁,仅凭该借据无法认定颜杰宁已经将600万元全部给付陈振林。此外,通过直观辨认,《贷款借据》上“陈振林”的签名字样与手写添加部分的“陈振林已收到借款现金90万元”字样完全不同,故无法排除手写添加的收到现金90万元是事后补写上去的。再者,90万元金额巨大,交付现金与一般民间借贷的惯例不相符,颜杰宁也从未提供相关大额提取现金的银行流水等证据。因此,原审对《贷款借据》上手写的“陈振林已收到借款现金90万元”予以采信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二)原审判决认定《协议书》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在本案处理,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首先,在本案中,颜杰宁同时以债权人身份签订《民间借贷合同》和以介绍人身份签订《协议书》,应被认定为拆分借贷关系收取高额利息的性质,《民间借贷合同》和《协议书》同属借款法律关系,《协议书》约定的劳务费实质就是被规避的高额利息。而且,《协议书》除了约定每月按借款本金的1.5%支付劳务费的条款及签名落款外,其他内容均为空白,显然不具备单独成立并执行的效力。因此,《协议书》中约定的“劳务费”的高额利息因高于法律规定而不应受法律保护,应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的规定来计算借款利息,实际上陈振林已经对借款的本息进行偿还,涉案借款已经结算完毕。(三)原审判决采纳了颜杰宁关于多笔还款用途说明的主张,据此认定陈振林并未偿还涉案借款,但根据颜杰宁提交的《关于陈振林向颜杰宁、林镇才借款经过及支付颜杰宁款项情况说明》显示,该说明中不仅存在多笔还款与其主张对应的债务并不吻合,而且当中涉及大量“其他往来款”亦无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原审不应在颜杰宁未出示相关证据的情况下,直接采纳其主张来计算本案的本息偿还情况,该认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认为,根据吴伟雄的再审申请事由,本案主要需审查以下三个问题:1.陈振林是否已收到颜杰宁以现金支付的90万元借款本金;2.《协议书》和《民间借贷合同》是否同属借款法律关系,是否应在本案中处理;3.对于认定陈振林已偿还借款数额的证据如何采信。对此,分析如下:


(一)关于陈振林是否已收到颜杰宁以现金支付的90万元本金的问题。从本案证据看,广东高院判决认定陈振林收到了颜杰宁以现金支付的90万元本金是正确的。根据一审判决记载,陈振林作为借款人即主债务人,对颜杰宁提供的《贷款借据》进行质证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说明陈振林认可《贷款借据》所记载的内容,包括借款总金额600万元和手写备注的收到颜杰宁提供借款现金90万元的内容。现担保人吴伟雄以备注内容可能系事后补填、现金支付不符合交易惯例等为由否定陈振林收到90万元现金借款的主张,与陈振林本人的质证意见相违背,不能成立。此外,《贷款借据》的备注内容说明该借据出具之日即已收到现金90万元,就转账部分看,虽然《贷款借据》的出具时间比实际转账的时间早,但实际转账的总金额510万元与《贷款借据》的记载是一致的,因此不能以《贷款借据》早于实际转款之日出具而否定其效力。


(二)关于《协议书》和《民间借贷合同》是否同属借款法律关系,是否应在本案中处理的问题。吴伟雄主张《协议书》和《民间借贷合同》同属借款法律关系,是为了证明《协议书》约定的每月按借款本金1.5%支付的劳务费实质属于民间借贷利息,其与《民间借贷合同》约定的利率2.6%之和已经超过了法律保护的范围。对此,本院认为,颜杰宁提起本案诉讼的合同依据是《民间借贷合同》,并不是《协议书》,故原审主要围绕《民间借贷合同》审理是正确的。原审在审理《民间借贷合同》的过程中,已经将《民间借贷合同》约定的月利率2.6%依法调整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故《协议书》约定的每月借款本金1.5%的劳务费不再对本案借款利率的认定产生影响。至于颜杰宁是否有权依据《协议书》收取劳务费,双方可以根据原审判决的释明另循法律途径解决。


(三)关于认定陈振林已偿还借款数额的证据如何采信的问题。原审查明,陈振林与颜杰宁、案外人林镇才之间存在多笔借款关系,且陈振林均通过颜杰宁收取借款并均通过颜杰宁偿还借款,但陈振林对每笔还款的用途并未有书面指示或记载,且所涉及的借款均未经双方核实还款情况,对于陈振林所提出的还款金额以及用途,无法通过法庭调查阶段予以查明。担保人吴伟雄主张借款已经全部偿还,应由债务人一方承担举证责任。原审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作为主债务人的陈振林一方并无不当。陈振林在原审中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其向颜杰宁支付款项的事实,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上述款项属于归还案涉借款项下的本息。在颜杰宁对属于偿还本案借款的部分作出了解释并提交了初步证据证明,而陈振林不能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形下,原审认可颜杰宁关于还款情况的内容,并无不当。吴伟雄不能提供证据推翻原判决的相关认定,其就此提出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吴伟雄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吴伟雄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王毓莹


审 判 员 奚向阳


审 判 员 曹 刚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陈 亚


书 记 员 谢松珊


上一个:吴群霞与安徽中策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合肥经济技术职业学院、合肥...

下一个:徐晓杰、哈尔滨美德地产置业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

推荐动态 / Recommended News